成都民间金融业地震 七成融资担保机构关张

受“汇通担保跑路事件”影响,从去年7月开始,成都民间金融风险集中爆发,不仅很多普通投资者因此倾家荡产;成都“民间金融一条街”上的投融资企业,也经历了反复洗牌,日子很艰难。 界面新闻记者在地处成都繁华地段的民间金融街上(东大街)看到,昔日繁荣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萧条。根据四川省融资担保业协会提供的材料显示,截至2015年9月,成都民间金融街倒闭的民间投融资、贷款担保类企业已高达70%以上。民间资本凑出的巨额“赌注”在投向市场后,至今血本无归。 四川中小企业融资超市处于该金融街核心地带,这里一度云集60多家以民间投融资为主的理财、贷款类金融企业。如今,融资超市内冷冷清清,近万平米的底层通道两侧,还在营业的投资类公司仅剩三家。 东大街明宇金融广场,作为成都最贵的甲级写字楼之一,曾经是入驻企业证明实力的手段,大量民间理财类公司曾落户于此。从大楼的30层逐层往下看,名字中含有“投资”、“理财”、“财富”字样的公司多数已不见踪影,至少有三个楼层已被搬空。 38岁的陈先生已经失业在家快一年了,他曾从一个初级业务员开始,逐渐成为一家担保公司的合伙人。 2006年,陈先生辞去干了8年的媒体工作,加入成都一家初创的担保公司任业务员。当时正赶上担保企业的黄金发展期,国内经济形势上行阶段,公司担保的业务范围不断拓宽,从最初的注册资本3000万,发展到10亿。担保公司的盈利模式是将资本金用以投资、拆借,从而谋得资金使用的差额利润。当时担保行业在政策的支持下,成为了“赚钱多来钱快”的行业,也成为资本竞相追逐的领域。在这个过程中,陈先生也成长为了该公司的合伙人。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2010年之前,在成都金融一条街上,很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专业的担保业的职业经理人,在积累和筹集到资金以后,要么成长为公司合伙人,要么自立门户开的担保公司,要么就是几个合作方,凑足了开担保公司的门槛资金后来此入驻。 成都金融一条街最繁盛的阶段在2007年-2010年间。在这个阶段,不仅成都,自贡、攀枝花、德阳、宜宾等几乎四川的每个地市州,商业担保公司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来自四川省融资担保业协会数据显示,2007年,四川省担保类商业企业的注册资本金为30亿元,而2013年这一数字增长了10余倍达到近400亿元,而业务融资额,也从2007年的100亿元,增加到了2013年的2300亿元。 2010年是担保行业转折点。该年3月,银监会联合发改委、工信部等七部委发布了《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在规范融资性担保公司准入和业务范围、放大倍数、资金使用、资金监管等方面作出了明确规定,并且抬高了担保公司的准入门槛。 监管的出台和完善使担保公司的利润变薄,一些担保公司为了维持之前固有的利润,最终把手伸向了民间借贷,开始大规模玩起了“短频快”的资本运作。同时,其上游资金方也开始花样百出,各种自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资本平台纷纷涌入。 陈先生回忆说,一方面,为了更快速地开展民间借贷,成都许多担保公司则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将存入款项进行资本运作或充当“中介人”,通过非法集资,再高息放贷给企业、项目或者个人。“担保公司当时就以‘诚信’为手上的一张王牌开始做生意,在资本不足以支撑企业运营的时候,诚信就是生意继续做下去的‘护身符’。” 另一方面,把这种逐利性放大到“病态”的则是2009年以来火爆的房地产和矿产开发。2010年以后,包括汇通和安信在内的大量担保公司为应对下滑的收益,不断筹集资金四处圈地,投资煤矿等矿产项目。其中不乏违规操作、抽逃资本金等行为。 随着2012年底房地产和矿业以及实体经济不再火爆,很多通过担保公司下游放出去的资金没法收回,上游从民间借贷的资金和利息,也无法兑现,遇上出现了“腹背受敌”的局面。 最终,2014年7月,作为四川民营融资担保龙头之一的汇通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被传除法定代表人孙康之外董事会成员集体失去联系,疑似跑路。2014年7月8日,上百名相关债权人聚集位于武侯区航天路1号大楼上汇通担保办公处,发现汇通担保除高层外,包括职工在内的工作人员,全部已人去楼空。 “整个四川担保业的‘诚信’王牌瞬间丢失,四川整个担保圈亦风声鹤唳。”银行方面虽然逐步清退民营担保,但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全身而退。“民营担保公司前期积累的风险比较高,造成当时的局面,银行清退民营担保也是无奈之举。”当地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陈先生给界面新闻记者展示了一份担保业内流传的名单,显示除汇通及下辖14家分公司之外,另有十数家担保公司被卷入资金链断的困局。该名单标注了部分“具有高风险”的担保公司,除汇通担保以外,四川澳浜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四川省欣融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四川安信融资担保管理有限公司、四川昊鑫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四川国安融鑫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中兴地源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及四川省国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七家省级担保公司均“榜上有名”,加之汇通,担保规模破百亿。 除此以外,成都、自贡、攀枝花、德阳、宜宾、广安、达州、内江、眉山、巴中、阿坝州、凉山几地亦有担保公司陷入相类困境,成为当地经侦重点监控之列,这些公司,均为商业性担保公司。 随着“诚信危机”不断被发酵,在有关部门开始刑侦工作的同时,四川省担保业业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鼎盛时期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末),四川拥有融资性担保公司509家,全年累计融资性担保余额已达2338.4亿元,牵涉73万户,居全国第二。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末,四川省共有353家小贷公司,数量居全国第九;贷款余额为666.65亿元,居全国第四。无论从数量还是贷款规模上均有所减少。 “汇通担保跑路事件引发的行业地震,针对的仅仅是违规严重的企业,2014年底,项目到期兑付的高峰期,才是民间金融整个行业所面临最危险时刻。”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高晋康表示。 “2015年和2016年四川的这些担保公司会出现更大规模的倒闭,70%甚至80%的担保公司都难撑过接下来的萧条时期。”高晋康在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预言道。 四川省监管部门统计,2012年到2014年初,全省民间理财公司急速扩容,仅在2013年内,注册的民间理财公司从不到1200家上升至5000多家,2014年初,民间金融继续增长。然而经历崩盘后,四川民间投融资机构,消失的速度,比出现的速度更快,不到一年跑路、关闭、停业达70%到80%。而这一情况恰恰与高晋康在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预言不谋而合。
(文章来源互联网,基于程序云采编服务自动发布,删除请联系: )


CCBot/2.0 (http://commoncrawl.org/faq/)
54.144.16.135